笑霜自若

大家好這裡是 笑笑 (=゚ω゚)ノ
周葉初心周葉天命周葉一生推wwwww
小周是永遠的信仰OWO
廚全職中(撒花

[周葉] 讀心術

*男友力三十題的第4題

*...總覺得好久沒更文了(默默蹲)...之後決定都這樣不定期掉落更新(被打

*要去CWT的小夥伴快跟我去D50投餵萌萌噠的 @馡羽.月 OWO ! 約嗎!!!

*偷偷祝自己生日快樂(艸

----------------------------------------------------------------------------

日光照射下的白色大床上捲著一團圓圓的棉被球,只露出一個毛茸茸的腦袋瓜。包在裡頭的人其實早就已經清醒,只是被窩實在太過溫暖,舒服的令人不想離開它。幾乎與棉被融為一體的葉修懶懶地打了個哈欠,裹著被子從床的左邊滾到床的右邊,想著乾脆就這樣撬掉早餐蹭到中午再起算了。

 

把自己裹的再緊實一些,葉修縮起身子閉上眼,決定進入下一輪的冬眠。

 

 

 

正當葉修快睡著之際,一道手機鈴響突然劃破靜滯的空氣,而且完全沒有打算消停的氣勢。葉修悶在枕頭裡耍賴一陣,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手伸向放在床邊矮桌的手機,裸露的手臂接觸到微涼的空氣泛起一片寒粒。葉修拿到手機迅速縮回被裡,在鈴聲停止的前一秒按下接聽鍵。

 

 

 

“葉修?”熟悉低沉的溫柔嗓音從另一頭傳出,溫溫熱熱紅了葉修弧度美麗的耳朵。

 

“yo小周啊,現在不是應該在認真訓練嘛,怎麼還打電話。嘖嘖,隊友們知道會撻伐你的喔。”臉上露出一個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笑容,葉修轉正身子,看著白白的天花板專心跟周澤楷講著電話。

 

“現在休息。早飯吃了?”葉修感覺得出來電話那頭的周澤楷輕笑了聲。

 

“……現在正要去吃了。”我擦…為什麼小周知道哥打算把早餐混過去…

 

“還再睡?”明明是問句…為什麼感覺像是肯定句…

 

“沒有沒有,這不是在跟你講電話嘛。”沒有說謊喔,現在的確沒有在睡覺。

 

“嗯。”周澤楷的語調明顯上揚。簡單的一個字,卻滿滿都是笑著的愛意,感受到的熱度,讓葉修整個人都暖了起來。

 

電話那頭的周澤楷得到想要的回答就滿意收了電話,葉修任命的從床上爬起來,掀開被子套衣服。

 

 

 

衣服是周澤楷離開家前預先擺好在床邊的。葉修睡覺不喜歡穿衣是兩人處對象後才養成的習慣,根據葉修的說法便是”哥都有你這個暖爐了還需要什麼睡衣,你的保暖功能可比那不知哪來的布料強多了。” …鬥神大人你這樣說賣睡衣的店家會哭的。然後那晚上,槍王讓葉修第一次親身瞭解一夜七次的威力。

 

 

 

衣服堆的最下邊還壓了雙襪子。兩人的公寓是舖木頭的,但在冬天寒流的侵入下還是挺冰,擔心葉修著涼的周澤楷總會讓他套上襪子,雖然葉修不是很喜歡。一開始葉修會各種耍賴忽視沒下限,不過每每這麼做的後果就是收穫擔憂委屈拜託的小眼神一枚,然後被跪下地打算親自幫他穿襪的槍王給逼的妥協。

 

 

 

不過現在…唔,哥好懶啊,其實地板也不是很冰的嘛,反正小周不在家所以我就---

 

 

 

思緒被手機的qq提醒聲打斷,葉修滑開介面,看到名稱寫著”楷”字的頭像閃著。

 

說到這個備註名字是在兩人剛交往的時候定下的。那時兩人才剛特別加了個人的好友,看著周澤楷臉上掛著可疑的紅開心按著手機。雖說”好奇是人的天性”這話在葉修身上來講不太適用,但放在他在意的事情上面還是可行的,比如榮耀還有從不知道什麼時開始多的一個周澤楷。抵上周澤楷的額頭,在對方略驚慌的視線下看到屬於自己的欄位上不是君莫笑不是葉修也不是前輩,而是只一個”修”。葉修無法克制地笑了出來,拿著剛辦好的手機把本來寫著小周的地方改成了”楷”。然後被激動的後輩緊緊抱進懷中啃了好幾口,柔嫩的唇瓣被吸吮道都微腫。

 

那時候的周澤楷還是個葉修隨隨便便調戲就會臉紅的乖巧後輩,不過現在可不是了。葉修扶著還有些痠疼的腰背撇撇嘴角。

 

 

 

點開對話攔的那刻,葉修真的想跪地的心都有了。

 

”記得穿襪子”幾個字看的葉修頭疼。到底為什麼小周會知道哥懶得穿襪子……

 

抱怨歸抱怨,葉修還是套上被自己剛剛丟到一旁的襪子。

 

雖然知道周澤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穿,但只要對方說了就一定會做到。回張穿著襪的腳照片給周澤楷,葉修這才真正離開床。

 

 

 

白日的時間過得很快,冬天的白日更是。葉修雖然不在H市,依然透過網路幫著興欣。陪著隊友們在網上訓練,幫忙物色新的人才,有時跟著关榕飛一起分析隊裡銀武的升級與補強。一眨眼的工夫,窗外的天色已完全暗下。

 

從麥上聽到陳果喊大家開飯,葉修把電腦那端的蘇沐橙趕去跟大家吃飯。看到指針走到六點的位置,摸摸肚子,在瞬間餓了起來。

 

小周再一會兒就會帶飯回家,現在只能先忍著。

 

 

 

領著君莫笑在一處偏僻的湖中兜轉著圈,好幾條魚從他附近游過來又游過去。葉修追著魚怪跑,默默燃起一股想吃鮮魚粥的渴望。掙扎一下,葉修還是放棄打電話讓周澤楷買魚粥的念頭。

 

已經晚了,小周還是趕緊回家的好。繼續虐魚怪,因為沒菸而叼著棒棒糖的嘴角揚起一抹笑。

 

 

 

又結束一輪打鬥後,葉修感受到臥房的門被開了起來,隨即自己便被圈入一個微涼的小空間中。呼著冷空氣的唇輕印下吻到柔軟的頰邊,親暱蹭蹭。

 

 

 

“回來了。”這是周澤楷回家後做的第一件事情。

 

“外面很冷小周你明天再穿暖點,脖子都冰的連鼻子都凍紅了。”雙手貼上周澤楷的脖子傳遞熱度,微墊腳淺淺含住紅著的鼻頭。

 

“好。”明亮的眼睛裡瀰漫關不住的情意,周澤楷緊抱住葉修,在他移開嘴的那一刻快速改用自己的唇填補上葉修微張的口。沒打招呼的軟舌強勢霸道的鑽入愛人領地,細細密密纏住葉修不讓逃脫。當周澤楷終於滿意,葉修早已脫力,只能靠在周澤楷的頸窩中輕喘氣。

 

 

 

有點不好意思的用頭碰碰柔軟的髮,周澤楷把葉修帶到客廳。飯桌上兩個白色的瓷碗騰騰冒著熱氣,旁邊放著湯匙。

 

 

 

“魚粥,新開的店。”把葉修安置在椅上,周澤楷遞過餐具。

 

“魚粥?!”葉修有絲不可思議地舀了匙稀飯,真在裡頭發現香氣四溢的魚肉,”小周你老實說,是不是偷偷裝了什麼攝影機在家裡,怎麼知道我想吃魚粥,早上又總在奇怪的時間點傳話來。”笑咪咪的捏捏周澤楷的臉,葉修心情愉悅的吃起晚餐。

 

搖搖頭,周澤楷挖了自己碗中滿滿一匙的魚肉餵給葉修,看著他滿足的嚥下去。

 

“只對你的,讀心術。”燦爛的笑著,周澤楷講了句葉修以為只有連續劇裡頭才會出現的話。

 

“哈哈小周你這話哪學的啊”笑著用手指彈了周澤楷飽滿的額頭。低下頭繼續若無其事喝著粥,隱藏在白色煙霧中的耳朵卻一片紅。

 

周澤楷只是不愛說話,但一旦開口說話那真的令人秒秒鐘把持不住。

 

 

 

睡覺的時候,葉修翻了個身趴到周澤楷同他一起裸露的肌膚上,直直盯著帶著疑惑的戀人。

 

“小周,你知道嗎,讀心術什麼的我也會。”唚著笑意,葉修把臉貼到周澤楷頰邊。

 

“嗯?”攬上貼著自己的腰,一手貼上葉修的後腦勺揉著。

 

“你喜歡我。”葉修輕啄了周澤楷勾起弧度的嘴角,”說中了吧?散人可是妥妥的招式一把抓。”

 

翻了個身,周澤楷將葉修壓到身下,雙手牽制住纖細的手腕,帶著見到獵物的氣勢舔上葉修的臉。

 

“我也知道,你喜歡我。”吻住葉修唇前,周澤楷笑著這麼說道。

 

 

 

這是只有他們會的,只對彼此的,讀心術。

 

评论(21)

热度(81)

©笑霜自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