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霜自若

大家好這裡是 笑笑 (=゚ω゚)ノ
周葉初心周葉天命周葉一生推wwwww
小周是永遠的信仰OWO
廚全職中(撒花

[周葉][點文]追男友的教戰守則

 * @不思量自难忘 姑娘的點文 , 希望姑娘喜歡啊 (´,,•ω•,,`)

*學生周x教授葉  

*開始忙了 , 以後大概維持一周兩更(つд⊂)

 

----------------------------------------------------------------------------

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

                                                                                       -------孫子兵法

 

周澤楷,榮耀大學中文系三年級學生,最近有了一個小小的煩惱。

書桌上攤開著書本,卻一點也沒有把文字讀下去。手上拿著的圓子筆轉了一圈又轉了一圈,就是沒有機會發揮身為筆的真正功能。周澤楷單手撐著下巴,眼睛心不在焉的瞄過書中文句,嘴角溢出輕微的嘆息聲。

趴在雙人床上鋪的江波濤本來一個人愉快的滾在棉被上玩著手機,至於傳進耳朵中的莫名聲響嘛,他就一切全當沒有聽到。但當一隻圓子筆轉著優美瀟灑的圓弧形快速朝他飛來,快狠準的落在他張開的雙腿間時,江波濤再也無法淡定了。雙手猛地一撐,差點有生命危險的可憐室友奮力的用凶狠的目光看向始作俑者,對方正睜著一雙無辜的雙眼眨巴眨巴的望著他。江波濤在瞬間沒了脾氣,沒有辦法,對待如此充滿委屈困擾的一張臉,他實在氣不起來。在心裡誇讚著自己真是一個好人,江波濤認命的爬下床鋪,抱了顆枕頭坐在小桌前的地上,仰頭看向已經快要把自己糾結成烤魷魚的好友。

“想要…告白。”周澤楷特認真的說

“對方也喜歡你嗎?”江波濤揉揉太陽穴,突然覺得腦袋有點疼。

“嗯…應該吧。”燒紅一張迷死天下人的俊顏,周澤楷有些羞怯的說著。

“既然對方也喜歡你的話,那就試試直接將心意傳達給對方吧”那個表情是害羞嗎……你是少女漫裡面的女主角嗎,你根本只差沒有捧臉了吧!! 江波濤覺得眼睛也開始有些痛了。

“可是….他沒有下限….”周澤楷形狀好看的眉毛又再度微微皺了起來。

“耶?”

 

[問題一:我喜歡的人沒有下限]

(這是在某天的下午,下著雨,撐著一把單人傘,剛好沒有排課的周澤楷同學乖乖的抱了一疊書準備到圖書館認真奮鬥向上。)

:小周,傘借我躲躲啊,等會有課,我淋溼的話可不行哈。(笑臉

:嗯。(乖乖的往旁邊站,把傘傾向旁邊的人

:小周你這是鬧哪樣?過來點唄。(攬住肩膀就往自己這兒拉

:教授? (小年輕不爭氣的臉紅了,眼神鎖住放在肩膀上的大手

:說了別叫我教授啊,我又沒大你們多少是吧,小周你直接叫前輩吧(愉快戳對方臉

:前…前輩(亮著一雙眼,紅著一張臉,帥哥賣萌無人可擋

:…… (恭喜玩家受到會心一擊

(在傘的遮掩下,葉修一個微微墊腳環住周澤楷的脖頸,仰頭就是一個舌頭勾舌頭的濕吻

:!!!!!!!

:小周的味道嚐起來真好啊,謝謝招待(手一抹把嘴角殘存的曖昧水痕擦去,帶著滿足的微笑揉著周澤楷的頭髮

:前輩!吻…剛剛…親…(腦袋過熱到估計可以煮蛋了

:耶?小周你還想要啊?太貪心可不行啊…這樣吧,等你論文上榜,給你獎勵。(笑臉

:前輩…我會加油…(雖然被前輩誤解了意思,但聽到葉修的話後卻突然不想反駁

:乖。好了小周,送我到這就行了,我先走啦(揉了一下周澤楷的頭,穿過雨中跑到大樓

:…前輩(本來打算將葉修送到大樓卻被葉修揮揮手拒絕了

(周澤楷拿著傘目送葉修走進大樓,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笑,才在幸福的餘韻裡轉身準備往圖書館走去,就立刻發現到跟自己同一系同一班宿舍房間還在隔壁的黃少天和喻文州瞪大眼睛張大嘴巴,不改置信地盯著自己看

:………………………

(這時,小周同學才知道自己被心愛的前輩給賣了。當然最後,周澤楷本來美麗的下午,就在黃少天和喻文州的逼問下悲傷的度過了

 

 

“……所以說,小周你喜歡的人是葉教授?而且你們接過吻了?還被黃少跟文州發現了?”江波濤好想回家。

“嗯,吻…很多次…沒下限…還是喜歡…”周澤楷就是一副掉在蜜罐子裡的樣子。

“…..吻過很多次了啊,那還是可以直接告白的。”江波濤現在已經是聽到什麼都不會覺得訝異的狀態了。

“可是….他心有點髒…..”

“……..有點?”思考下葉修教授平日所作所為後,江波濤在心中苦笑一聲。

 

[問題二:我喜歡的人心有點髒]

(遭受不人道對待的當天晚上,周澤楷滿腹委屈的上QQ敲了君莫笑

:……前輩

:小周晚上好^ ^

:下午…故意…

:怎麼這麼說呢,哥是看鈴快響了才想說加緊腳步到教室,不然遲到了多不好啊,小周你說是吧??

:前輩…有看到黃少…

:好吧,沒告訴你有個話嘮在你背後是我的錯,給你個補償吧,想要什麼?

:前輩…喜歡…想一起(/ω\) 

:小周你想跟我一起吃燒烤啊?行啊,明天晚上如何?不過先說好啊,吃飯前各付各的啊

:前輩,不是,我是說,喜歡!

:小周不想跟我一起吃燒烤?那好吧,我自己去吃也行

:不是! ….好,明晚,燒烤。 

(被前輩一直忽視喜歡兩個字的周澤楷伐開心。不過隔天晚上吃完燒烤,周澤楷揹著不小心喝到酒而醉倒的葉修回家,為了照顧,當晚就在葉修家過夜了,幫忙洗澡時還偷偷啃了葉修紅嫩的嘴唇好幾口

 

“小周…其實你是來曬恩愛的對吧…”剛剛那些東西不管怎麼看都是葉修教授在跟小周調情啊!!什麼不小心喝到酒…逗我啊! 葉教授絕壁是故意的! 而且幫洗澡……葉教授心真的很髒。江波濤現在內心語言豐富到可以拍成電影了。

“前輩……忽視……喜歡……”小周同學現在很沮喪,搖著頭,眼睛裡明顯寫著求救

“………”好吧,小周剛剛那個案例是想告訴我葉教授一直很心髒的曲解了他所說的喜歡吧…嘖嘖,面對葉教授這種人就得走強勢路線…。。江*戀愛顧問*心累*波濤摸著下巴認真的想著辦法,頭一轉鎖住周澤楷放在書桌上的書籍,眼睛驀地一亮。

“小周,知道孫子兵法吧,我跟你說-----“江波濤丟下手中的抱枕從地板上彈起,興奮的攬住周澤楷的肩膀,把計畫嘰嘰喳喳全部說了出來。

 

於是第二天早上,周澤楷坐在第一排窗戶邊的位置上,緊緊盯著台上的人。葉修慵懶的輕靠在講桌上,不像在講課,倒像在分享些什麼,侃侃而談。這時候的葉修,特別令人著迷。

周澤楷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見到葉修時,在風吹落葉的秋日。那年的秋季,天冷的特別早,一個人安靜的坐在圖書館窗邊,桌上的書被風吹的翻了幾頁,卻沒有伸出手去壓,只把自己的半張臉都埋到柔軟溫暖的圍巾裡,半瞇著眼,像隻想要睡懶覺的貓,而他,也真的靠著椅子就淺淺睡了過去。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對面多坐了一個人。那人沐浴在陽光中,纖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翻著泛黃的紙頁,另一手輕輕托著下巴,給了自己一個溫柔至極的笑容。”嘛,在圖書館睡著是不行的喔,守護這裡的榮耀之神會生氣的呢……不過我跟榮耀之神熟啊,所以嘛,說吧,你叫什麼名字? 我會特別罩著你的。” ……好吧,那人跟他說的第一句話實在是很莫名其妙,可是,看著那人微笑著的臉,他不覺感到一陣舒心,就把自己的名字給說出來了。之後,葉修也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對自己特別照顧,不是偏袒也不是老師對學生單純的關愛,他只是會在自己一個人做報告到深夜時買杯咖啡來陪著自己,他只是會在自己睡不著的時候陪自己打一整夜的遊戲。

 

“小周?小周?小周同學?”

呆呆地眨眨眼,周澤楷的眼睛好不容易聚焦,就看到葉修一隻手在他前面晃著。

“你竟然在課堂上發呆,哥被你傷害到了。”葉修故意捧心,臉上表情卻是調戲。

“不…我…”周澤楷這才發現早已下課一些時候,班上的同學早就走光了。

“小周給哥受傷害的賠償啊。”葉修雙手撐在桌上,向前靠進周澤楷。

“…好。”周澤楷拉住葉修的領子,溫熱的嘴唇朝葉修的含了上去,四片唇肉相貼,交換著彼此的味道。

葉修感覺得出來,這次的吻比以往的強烈,他還沒有挑逗他,周澤楷就主動把舌伸進他嘴裡舔弄,口腔裡的每一寸嫩壁都被舔了遍,他甚至可以感覺的有一股溼意從嘴角邊流到脖頸。這是第一次他無法掌控住主動權,他卻甘願沉淪其中。

 

其疾如風。 

“葉修,喜歡你,求交往。”放開明顯已快沒有氧氣的葉修,周澤楷認真的看著葉修的眼睛,卻像看近葉修的心裡,一字一句,只希望葉修能認真的看待這一切。

葉修還輕喘著氣,一句拒絕的話也說不出。調戲小年輕這麼久不就是等著他親口對自己說上一句喜歡。

 

其徐如林。

翻過桌子直接將葉修抱進懷中,周澤楷不急著回復,他知道必須讓葉修好好想想。都追了葉修三年了,等這幾分鐘又算什麼。感受到脖頸周圍的氣息有了微妙的晃動,周澤楷知道葉修正想著要如何開口。大手覆上葉修的後腦勺安穩的摸著,默默地傳達給他,我一直在這,我正在聽著。

這一種主從關係倒過來的感覺令葉修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一直以來的游刃有餘都是因為掌控主動權的人是自己。現在的局面,令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明明自己比較大,而且還是個教授,卻被當成小孩一樣哄著。想到現在的畫面,葉修有些想笑,心裡卻酸酸脹脹的。

 

侵略如火。

轉過身直接將葉修壓上書桌,周澤楷整個身影籠罩住桌上的人。

“葉修,喜歡,一直。”頭埋到葉修細白的頸上,口一張輕啃上鎖骨,從沒探索過的領地。

葉修渾身一顫,被咬的酥麻感傳遍上下,全身酥軟的不行。現在的葉修,身體軟,心更軟,對於比平常強勢積極許多的周澤楷,他根本沒有反擊的能力。

“嗯,在一起。 我剛好也一直喜歡你。”眼睛一閉,雙手抱上周澤楷的背脊。

 

“我靠靠靠靠靠你們這對狗男男在神聖的教室裡面做什麼你們這樣對得起榮耀之神嗎?!!!!老葉你這個教授對你的學生出手真的沒有問題沒有問題沒有問題嗎??老葉你的下限呢!!!!”回教室拿書的黃少天表示眼睛快瞎了。

周澤楷爬起身,順手將葉修拉起,幫他整整凌亂的領子,臉上掛著幸福的燦爛笑容,忍不住又往葉修潮紅的雙頰上啄了一口。

“拜託我人還在這裡誒你們收斂點好嗎你們的節操呢??全部拿去餵魚還是餵狗了啊??!”黃少天一個人在門口吶喊,覺得這個世界不能好了。

“少天,打擾別人談戀愛會被樹砸的。”葉修握上周澤楷的手。

“呵。”周澤楷垂眼一笑,反握住,十指緊扣。

即使你是我的教授,即使我是你的學生,我還是想要跟你在一起。四面八方的流言蜚語我不在乎,只要你還願意把心交給我守護。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站在你身邊,永遠,不動如山。

评论(9)

热度(54)

©笑霜自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