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霜自若

大家好這裡是 笑笑 (=゚ω゚)ノ
周葉初心周葉天命周葉一生推wwwww
小周是永遠的信仰OWO
廚全職中(撒花

[周葉][點文]灰姑娘,大野狼 (上)

@水滴_叶不修边幅 GN的點文ヾ(*´∀`*)ノ

*打了這麼多還沒進主題我也是蠻拚的OTZ

*預計下周末完結QwQQ

*因為童話PAOR很多人寫,如果有撞梗情形請大家告訴我,我會修改的(つд⊂)

*有女裝!!!!

----------------------------------------------------------------------------

 

 

 

咚咚咚 咚咚咚

充滿節奏感的敲門聲撞擊著耳膜,但這輕微的聲音完全無法干擾到睡的正熟的葉修,呼吸平穩,姿勢都沒改變一下.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門聲的節奏明顯變快變大聲,但這聲音仍然無法喚醒睡著的葉修,伸手將蓋在身上的被子往頭上蓋,翻了個身,葉修依然睡得四平八穩.

“葉修你到底已沒有認清自己的身分,都幾點了還在床上睡覺,衣服積了一大堆你還沒有洗,早餐也還沒做,外面的小雞小羊小牛小魚你餵它們吃飼料了嗎,你身為一個女傭竟然比我還晚起床,你是太久沒有被處罰不怕了是吧?啊?”門被粗魯的撞開,棉被也被大力的掀開. 刺眼的陽光混和著刺耳的聲音一起攻擊著在床上把自己縮成一團的葉修.

“你還不趕快給我起來!?”那道聲音再度毫不留情的摧殘著葉修的耳朵. 一隻手抓住葉修的手臂,用力將他從床上扯了起來.

饒是葉修再想睡覺也睡不下去了,手臂傳來的疼痛與聲音的傷害力實在太大,他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狹小的環境,斜斜的天花板顯示出這是一個閣樓,粗略一看,葉修還以為他是回到了當初在陳果網吧裡面住的小房間.腦袋一轉,看到的是穿著華麗澎澎裙的陳果.葉修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

“今天又不是萬聖節,老闆娘你穿成這樣是鬧哪樣啊哈哈哈哈哈—“笑到一半,葉修就笑不出來了,不僅僅是因為看到陳果那張堪比韓文清一樣暗沉的臉色,更是因為他發現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灰色的長袖上衣,黑色的裙子……這裝扮,貌似有那裡不太對啊……

“葉修你當真是皮癢了是吧,限你在一個鐘頭內,洗完衣服做完早餐餵完動物掃完客廳擦完窗戶,沒做完你就等著跪算盤吧.”氣呼呼地哼了一聲,陳果扭過頭就甩上門走了.

葉修下了床走到鏡子前面,用力地眨眨眼睛,發現鏡子裡出現的還是一位穿著黑衣灰裙的短髮少女……..是少女啊…..這不科學啊!明明昨晚自己是睡在國家隊集訓的B市飯店房間裡的不是嗎?! 那現在是怎樣啊? 是說這身打扮莫名的有一種熟悉感啊….小時候好像在哪裡看過的…..

還在思索著,門旁的小鈴鐺就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道女聲從鈴鐺旁的喇叭傳了出來,”灰姑娘你還在做甚麼啊,我都等了快要10分鐘了誒,為甚麼早餐還沒有送來我房間?!!你再不送過來,晚一點有你好看的!”

灰姑娘!對了,就是灰姑娘,灰衣黑裙就是小時候葉秋最愛看的迪士尼錄影帶裡面灰姑娘的打扮嘛……敢情哥是跑到灰姑娘的故事裡頭了?! 還有…剛剛那個聲音是楚雲秀的聲音吧…..這世界還能好嗎……

陳果也就算了,聽到楚雲秀的聲音,葉修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想著,葉修覺得還是先完成她們交代的任務再做打算.

根據著之前陪葉秋看錄影帶的印象,很輕鬆地就找到位於地下室的廚房.燒著水準備泡紅茶的,葉修在心裡默默數著:後母,繼姐一號…..那應該還有的繼姐二號是哪一位呢……

才想著,廚房門邊的小鈴鐺響了起來,喇叭裡面傳出的聲音葉修再熟悉不過.

“葉修,剛剛王宮發來了邀請函,說是今天晚上要舉辦王子的選妃舞會,隨然說你早餐還沒有做好,不過那也是之後母親要處罰你的事情了,你現在趕快來幫我跟雲秀姐梳妝,我們要趕在下午4點前出發去王宮,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你速度點.”

葉修苦笑了一下,就算在這個世界哩,他還是無法拒絕蘇沐澄的任何請求啊….雖然對待自己的態度一點也不像現實世界中的蘇沐澄.

折騰了大半天,葉修總算將蘇沐澄和楚雲秀打扮的漂漂亮亮送出門.陳果臨走前還對著葉修耳提面命了一番,”你剛剛都沒有提要一起參加舞會是你識相,不過你今早犯的錯必須受到處罰,在我們回到家之前,你必須把家裡整個打掃乾淨. 沒做到的話…..算盤明天等著你!”

在門口目送後母與繼姐手勾手上了馬車,葉修踱回屋內.

按照劇情發展,接下來神仙教母應該要出現了吧……不過神仙教母只會自己突然出現在灰姑娘的面前,自己在心裡呼喊她也沒有用啊….那…還是只能先打掃吧..

嘆了口氣,葉修認命地拿起雞毛撢子抖起了窗簾上的灰塵.

“搞甚麼啊…這灰塵也太多----咳咳咳咳咳” 一不注意,葉修被灰塵狠狠地嗆一下,咳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乖孩子,別哭了,我可以幫助你完成心願.”溫柔的聲音從葉修的背後傳來.只是這聲音…..

葉修猛地一回頭,果然看到喻文州笑得一臉如沐春風,手上拿著一根星星魔棒.

“好了好了,別哭,你看看你,鼻子跟眼睛都哭紅了.”喻文州上前一步,遞給葉修一條手帕.

沒哭啊…這是被嗆的…..不過嗆的好啊,哥都忘記神仙教母都是灰姑娘哭才會出現的….有特定的觸發條件就是麻煩啊….

葉修拿著手帕擦了擦淚,眼睛瞥到星星魔棒的時候不禁又笑了出來.

“哈哈哈又不是大眼為甚麼拿星星魔棒啊文州你這樣會被藍雨罵叛徒,是說你這身打扮真的意外的適合你啊”葉修看著穿著一身白色長裙的喻文州,當真有幾分神仙教母的味道在,一身慈祥的味兒…哈哈哈哈哈

笑著,葉修突然發現周遭的空氣有點變冷了. 

“看來你是不需要我呢,那我要走啦” 喻文州雖然是笑著呢,但頭上的黑雲已經具象化了.

“啊別別別,我有事情需要你幫忙,剛剛笑你是我不對.”眼看神仙教母真耍脾氣要消失了,葉修趕緊道歉.

開玩笑,要是讓你走了,哥難不成還要被灰塵嗆一次?

“你有甚麼心願?”得到道歉,喻文州滿意的回過身.

“那個,我想問要怎樣才能會到現實----“

“好的,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想要去參加今天晚上王宮舉辦的選妃舞會,我現在立刻讓你變的華麗麗,一踏進王宮包準全部賓客的目光都會集中在你身上,當然也包刮王子啦,呵呵,交給我吧.”神仙教母微笑.

葉修聽完神仙教母的一席話立馬給跪了.

天了嚕,原來這身衣服還有進化版的,還有玻璃鞋要穿啊是不是……不過,王子……難不成…..

“好啦,東西都準備好啦,我要開始施魔法搂,來來你到這邊來站好.”喻文州把葉修拉到南瓜跟老鼠蜥蜴的旁邊,硬生生的截斷葉修的思緒.

該慶幸文州神仙教母沒有要哥自己去抓老鼠跟蜥蜴嗎…….

葉修看著南瓜車,馬,車夫一個個的出現,分心的想著.

“好了,接下來輪到你了喔”喻文州一臉爽朗,手中的魔棒輕輕一點葉修頭頂,一道暖光從魔棒頂端緩緩出現,包裹住葉修全身.

當光消失後,出現的是穿著一身粉色小洋裝的葉修,頭上戴著小巧的王冠,接髮讓短髮變成微捲的中長髮,腳上踩著一雙低跟的玻璃鞋.

葉修對於自身的裝扮已經無力吐槽了,既來之則安之嘛…….現在只想感謝鞋子是低跟的……

“聽好了喔,午夜12點之前,所有的東西都會恢復原狀,要在那之前離開王宮喔.如果遇到甚麼突發狀況我會去救你的,不用擔心. 那麼,祝你夜晚愉快.”神仙教母留給葉修一個微笑,一眨眼間就消失了.

這個神仙教母根本是來把我推入火坑的…..葉修踏上南瓜馬車忿忿地想著.

車夫關上門,一揮馬鞭,馬立刻朝著王宮的方向奔馳而去.葉修手撐著下巴搭在窗戶上,百無聊賴地看著前方.瞬,葉修看到前方的路邊好像倒著一個毛絨絨的生物,在夜色的掩護下,看不太清楚.

“停車”葉修停下了馬車,在玻璃鞋的妨礙之下有些憋扭的向那生物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隻灰色的狼,體型已經不算小了,雖然不清楚這頭狼是為甚麼會倒在這裡,但葉修決定帶上他.先不說怕這狼倒在路邊會被隨便其他什麼人抓走趴了狼皮拿去賣,真正打到葉修心裡的是,他發現,這頭狼有著一撮明顯翹著的毛髮,看起來….跟那個這幾天佔據他腦海的後輩….好像好像.

 

 

 

评论(14)

热度(32)

©笑霜自若 | Powered by LOFTER